最新章节网wjswe.com
最新章节网 > 其他类型 > 溺爱 > 第76章 第76章怀孕?!

第76章 第76章怀孕?!(1 / 2)

沈禾柠是出了考场直接进蜜月, 中间连停顿都没有,她不在意面有多人在看, 跑跳着扑过去勾住薄时予,被他稳稳托住。

不用尝蛋糕,尝他就行了。

蜜月的行程早就已经定,签证也都提前办完,只着沈禾柠放假,从学校出去以,薄时予牵着她直奔机场, 午餐也是在沿路上吃的。

沈禾柠记挂着接下来的出行, 没吃多就停了,到了候机厅她还在翻着目的资料, 现在时值冬, 很多想去的方都难免受限制,没有春夏秋三季那么选择由。

她眼睛被雪景温泉吸引着, 还是忍不住小声遗憾:“要不是为了我放寒假,我们就能去海岛了——”

她道哥哥喜欢海。

离登机还有时间,vip候机厅里也安静,半私密的空间不受打扰,外面经过这里也隔着一层微磨砂的玻璃。

薄时予把沈禾柠拉近, 拢住她散的长发扎起来,还特意给绑了根缎带, 修长手指随便翻两下就是个标致的蝴蝶结。

他打随身带的小登机箱,沈禾柠本来以为他装的是飞行途中紧急要处理的公务, 万万没想到多数居然是她的加餐。

薄时予了一小盒沙拉,边往她唇边喂边低声说:“你继续看,张嘴就行。”

沈禾柠午饭确实吃得, 这会儿一看到就觉得饿了,还要面子的硬撑:“你这样就不怕把我喂胖。”

薄时予失笑:“哥哥倒是盼着你胖点,你己想想上一顿才吃了几口,现在还不听话。”

沈禾柠明明想吃,非要逗他多说几句,喜欢看他这么管着,她咬住沙拉吃下去,他喂了几口,又给了换另一种,不一个箱子简直无底,层出不穷往外拿。

薄时予给她抹掉唇边沾的一点酱汁,才噙着笑回答她之前的那句话:“冬有冬的,泡温泉看极光,其他想去的方,你明年暑假我们再出发。”

沈禾柠没想过明年的,听他这么说,愣了几秒,勺子里咬了一半的虾也忘了吃,薄时予然把这只带着秀气齿印的虾放进了己口中。

他吃东西慢条斯理,轻轻吞咽的动作,让沈禾柠莫名的耳根灼红,她探身抓住他衣角:“明年你也有时间出去?可蜜月毕竟是蜜月,只有一次——”

薄时予眼里的波纹一层一层『荡』,吸着她入神,他捏捏她下巴:“结婚只能有一次,但是蜜月年年都可以有,以沈同学的每个寒暑假,我们都去度蜜月。”

这边飞机刚起飞,沈禾柠还没来得及找到个最舒服的姿势,那边网上就流传出了几张机场候机室的私拍照,拍照者反复强调没有打扰到雨荷cp,是隔着玻璃恰看到了,画面美没办不拍,拍了又不忍心私藏,才发出来炫耀,要是小夫妻俩不喜欢,他立马删掉。

打了鸡血的cp粉们就只能骂骂咧咧又啊啊啊啊,不得不说,照片实在唯美,镜头前挡着一层半透的玻璃,把一切情景镀上朦胧光影。

男人正认真给还是女神态的小妻子梳头发喂饭,末了还要在她鼓起的脸颊上亲吻。

“我艹这画面杀了我受不了,想一下沈禾柠上午还在期末考试,下午就被神仙公哄着去度蜜月,这是什么反转人生绝世堂,我也想试试。”

“薄仙温柔呜呜呜呜,我也想有公给梳头发,他这哪是疼婆,简直就是疼女儿的方式!要不怎么说呢,找个年龄比己八九岁的就是!”

“不主要得看人,薄仙仅此一个,我看他就算真有了女儿,小公主也不一定有妈妈这么千娇万宠的。”

“不容易盼到薄仙成功娶到婆,接下来又要盼他有孩子了吗!我们柠宝才这么小,又是舞蹈演员,估计还想多玩几年,不道要猴年马月才肯给公生崽呜呜呜呜为仙流泪——”

眼看着首页上都在关注,舆论越来越没边儿,孩子都搞出来了,拍照片的人始觉担忧,生怕薄先生下飞机看到会动怒搞他,胆小删了原始微博。

结果他左右,终于得到航班抵达,有时刻关注动向的博主一时间跳出来宣告:“薄仙的账号上线了!估计是来抓偷拍的,没存图的赶紧存,当心再待会儿就没了!”

全网cp粉疯狂存图,群情澎湃了十几分钟,薄时予的账号果然发了一条最新微博,然并没有追究谁的责任,是简单直白的九张图,用不着谁偷拍,坦坦『荡』『荡』秀恩爱。

——“和小禾苗的蜜月。”

五个字加一个句号,面跟的全是沈禾柠的单人照片,爱人的镜头视角捕捉着她或笑或嗔的生动表情,深爱眷恋从每张图的细枝末节里满溢,只有最一张,男人匀长皓白的手入镜,紧握着女孩子戴婚戒的手。

最近每数量都在激增的雨荷cp粉忍不了这种刺激,纷纷表示今晚就回去种一盆最嫩的小禾苗,希望明早上能结出一个薄先生,把他俩这辈子锁在一起,『逼』着接吻滚床单给看。

一个月的时间,沈禾柠跟薄时予走了四个国,温泉里折腾得浑身发软,又被裹成熊拎到极,外面霜雪包围,透明屋顶的房间里刺激到她都不意思睁眼。

小新娘子蜜月里甜得乐不思蜀,但还是赶在春节前回来,这种每一年最具意义的日子,只想跟爱的人在里包着小饺子过。

春节之就是学季,舞蹈学院为了庆祝,跟几个临近高校搞了联合汇演,沈禾柠表示理解和全力支持,系主任让她主要负责的时候,她也积极答应下来,但到了现场沈禾柠就不懂了。

跟高校合作是很正常,但把旁边的幼儿园也带上是什么情况?!

系主任在电话里一本正经解释:“哪个舞蹈生不是从娃娃抓起嘛,现在就看看苗子,以重点培养,再说小朋友也不多,就一个卖萌挑气氛的节目,搞搞。”

行吧,也算是道理。

沈禾柠意外于幼儿园小朋友们对舞蹈的热情和高配合度,尤其还排了一个古典舞的节目,一群四五岁的小朋友,正就是她当初去薄的年纪,都白白嫩嫩玉雪可爱,尤其女孩儿们,穿着艳丽唐装,两边戴着圆墩墩的小发髻,脸蛋儿涂得胭红,把她萌到缺氧。

一起负责汇演的学生会『主席』笑道:“就这群绝世小可爱,我们羡慕羡慕还行,禾柠你不应该啊,你跟薄先生随便搞一个,颜值都得比现场的孩子们翻几倍。”

沈禾柠脸一红,来不及多说什么,就接到哥哥电话,她走到旁边安静的方,注意力完全被他占领,也就忘了别人的玩笑。

晚上忙完,薄时予的信息也过来,说就在外面她一起回,沈禾柠归心似箭,赶紧收拾东西,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却头一晕,眼前有点发黑。

她不受控制微微歪倒,旁边没有别的人在,只有一个还没走的小朋友及时跑过来抱住她的腿,帮她稳住,仰着小脑袋『奶』声『奶』气说:“漂亮姐姐你是不是病了。”

沈禾柠又重新坐下去,了几秒才缓过来,笑着『摸』『摸』小姑娘的头发,安慰的声音都不觉柔了几个度。

依依不舍把小朋友哄走,沈禾柠觉得身体没什么问题了,就准备出去,也没打算跟哥哥说这小,让他担心都没必要,恰秦眠打来电话,问她蜜月是不是甜炸了。

“哪有那么夸张——”沈禾柠眼睛弯着,边往外走边拖着轻快的尾音凡尔赛,“倒是甜到身体有点吃不消,在学校忙了两已,刚才竟然头晕。”

秦眠顿了顿,忽然语气紧张正经,压低了音量问她:“你可是蜜月归来的新娘子哎,有没有点心理准备。”

沈禾柠一时没理解:“什么心理准备?”

秦眠神秘又郑重用气音说:“怀孕呀,我姐姐正在孕期,无缘无故头晕就是初期的典型症状之一,柠柠,你这个月生理期正常来了吗。”

一句话把沈禾柠问住,她脚步不觉停下,听筒里秦眠的声音忽远忽近,被某个突其来的念头砸得口干舌燥。

半晌之,沈禾柠才有失神慢慢说:“……还没到日子,不过也快了,你要不说我已经忙忘了。”

“怀孕……”她咬着这两个字,捂了捂渐渐发烫的额头,用手给己升温的脸颊扇风,“怎么可能,我哥他……连结婚都担心我年纪小,更别说生孩子了,他一直都有做措施,不会的。”

秦眠急得解释:“避孕不是百分之百准的,我姐姐就是做了措施,但意外怀上,会有这个几率,你现在既然有了症状,就先当心,千万别剧烈运动,最拿试纸验一下,你要是不方便买,我把我姐姐的拿给你。”

沈禾柠脸热得要融了,“怀孕”这两个距离遥远的字一直在耳边巨响着徘徊。

她翻着日历往前倒数,数来数去回忆起那画面,体温升得更高,蜜月里她跟哥哥几乎都有,有时候还不止一次,哪能数得清具体是哪,只不多次次激烈倒是实,难不成那个不堪强度……破了?

不对,还是不可能,几率那么小的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。

绝对是一场误会。

秦眠过了最初的担心,已经始替她畅想起来:“柠柠,你要是怀孕了,其实真的很,你看啊,现在是三下学期刚学,你生完孩子坐完月子也就明年这个时候,你的职业走向早就定了,不用再费心思,三四的学习压力又比较小,刚安心休养,到四下学期毕业季要忙的时候,你的人生已经提前完成——”

“我们这个年龄,相对来说应该很恢复,几个月回到产前不成问题,到时候,小宝贝往里一放,不管是你去国歌舞剧团,还是飞去哪里演出,都轻轻松松,”目前还未婚的秦眠全情代入,激动感叹,“就完全不用在职业计划里特意留出孕产的时间了,尤其对你的工作『性』质来说,简直完美。”

秦眠笑出来:“我们柠柠就是命。”

沈禾柠还没从怀孕的轰炸里冷静下来,被秦眠这么一讲,心里震『荡』的波动更压不住,她忙说:“八字还没一撇,你也急了。”

秦眠柔声:“柠柠,这是件,早晚要面对的,你也应该考虑了,你不想跟薄先生有宝宝吗。”

在这个问题说出口的瞬间,或者在秦眠还没有问的时候,沈禾柠就无比坚定确定答案,她想。

她当然想。

只是之前从来没有提上过日程,有那么一点突然,她还完全没有准备。

薄时予的信息二次进来:“宝宝,结束了吗。”

沈禾柠神经一凛,跟秦眠叮嘱了几句就挂掉,走到镜子前尽力调整表情,彻底把因为怀孕引发的各种波澜都压住,才面『色』常跑出去。

但才跑了一步,她就猛想起什么,急忙稳下来,『摸』着平坦紧致的小腹,放轻脚步慢慢走。

万一呢,万一有她哥的崽了呢!

别看学还没念完,但她也是这个月就有几率当妈的人了!

沈禾柠己都没意识到脸上下意识溢出来的笑有多甜,直接导致上车的时候被男人扣到腿上,手指『揉』着她还有余温的脸颊问:“什么这么心。”

她睁眼:“有吗。”

“有,”薄时予摘了眼镜,眼尾含笑,“小狐狸尾巴都要翘到上了,己还没发觉?”

沈禾柠被他一逗,差点真的把手伸到背去『摸』尾巴,怀孕这虚无缥缈,当然不能跟他说,只能毫无痕迹找借口:“隔壁幼儿园那四五岁的小朋友可爱了,穿上舞裙像q版小手办,看着就高兴。”

她存着那么一丢丢试探的意味,但薄时予抚着她的头,给她按摩着颈说:“底下所有四五岁的小孩儿加起来,也没有四五岁的沈禾柠万分之一可爱。”

沈禾柠试探失败,但又爱听得要,当场抱着她哥要求再多说几句。

隔沈禾柠跟秦眠秘密碰头,在舞蹈学院的女生厕所里悄悄接过包裹严实的纸袋,挤进小隔间里,心擂鼓了几分钟,得到一个鲜红的单杠。

“你看吧,”明明本来也没有,更没报什么希望,结果一看到这样,沈禾柠还是有了点鼻音,“没有。”

秦眠一脸凝重:“也许是还没到时候,再几,生理期只要没来,就不能排除可能『性』,我多给你留几个,每都试试,你这段时间千万小心身体,万一呢。”

沈禾柠当时就觉得一个人的身上背了两个人的命,甜蜜负担压得总是忍不住想笑,身边没人的时候,她上网找了很多相关的资料了解,道了怀孕初期的各种过程和反应,像她有过的头晕,也会容易困,没胃口,小腹偶尔酸痛,甚至还有玄学的,比说梦见蛇。

沈禾柠往己身上对了对号,觉得只有头晕一个,且已经过去了,什么都不能代表。

但是心里已经被根本不存在的一只幼年小崽打掉了脆弱的壁垒,逐渐温柔侵蚀,融化得七零八落。

实的确是这样。

她想跟哥哥有孩子,这件也必然会在未来发生,那么到她进入国歌舞剧团,正式始舞蹈演员的专业工作之,她的孕产就不再单纯是己和哥哥的情,也将和整个团,甚至她的全部职业生涯紧密相关。

哥哥本来就凡只考虑她,其他一切都靠边站,果怀孕对她来说变成一个负担,他必然会毫不犹豫放弃掉。

沈禾柠想着他,眼眶有点发胀。

哥哥总是为她顾虑多,那么她现在这个阶段怀孕,确实最在享受,什么都不用『操』心,也什么都不影响,他是不是也可以不用那么为她心疼。

虽然之前没有想过怀孕这件,可一旦在心里扎了根生出枝丫,就再也无忽略,似乎每时每刻都在蓬勃长出更多甜蜜的叶片。

沈禾柠手下意识轻按了一下小腹。

按完才反应过来己在干嘛,赶紧把手拿。

怎么了这是!小孕『妇』的角『色』进入这么快的吗!冷静啊!

说是冷静,二一早,沈禾柠还是偷偷潜伏进卫生间,又用了一条试纸,了三分钟,空白,十分钟,依然空白,她就是有点不信,举起来对着灯看了半,看到眼睛有点酸涩,才隐约看出一条淡淡的灰印。

网上那热心答疑的孕『妇』说过!最始确实就是灰印!有灰印,就证明过两可能变红!红了,那就代表是真的怀孕!

沈禾柠这下不能平静了,在外面也说一不二呼风唤雨的小沈师,这会儿对着一条像是臆想出来的印子笑得脸颊发酸。

最新小说: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心机美人总在钓我 被偏执大佬看上后[快穿] 我家大师兄爱养花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[娱乐圈] 涩泽只想要结晶 不定年龄差 与咒灵为邻后我成了最强包租公 恋爱综艺里和前男友假戏真做了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2022 最新章节网 All Rights Reserved.